JohnMayer约翰梅尔演唱会

JohnMayer约翰梅尔演唱会

John Mayer我的理想舞伴

CarmenMarcValvo1989年从纽约发家,常见的玫瑰成了它们的主要元素。John Mayer的歌词“我手中的玫瑰”让我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。后来我也明白了,初吻男友不一定就代表着以后都会在一起,那个晚会也不会是我人生中最盛大的一夜。一个晚会是要经过提前策划、乔装的。不妨尝试成人的晚会流程:先做指甲、再来美容,第一次被男人邀请吃晚餐(即便是刷他爸爸的卡),有人轻轻地挽着你的手臂。这一切都是为了最终的效果,千万不要之后再后悔自己穿的不对,带的男伴不对,发髻的玫瑰开的不够绚烂。那件裙子真的超美。那是我见到的第一件看起来这么精致易碎的裙子,一定要双手托才行。将将过膝的长度,甜美风的剪裁,奶油色和黑色的蕾丝搭配。上衣有十二个洞洞带内衬的胸衣,模糊的标上写着CarmenMarcValvo,这一切都将我带回了1940年意大利式的浪漫风。称之为裙子已经不准确了,不如说是一件礼服。
对于发型,我做了两手准备:ParisHilton式的编发和GwenStefani式的“插画发型”。最后我让我母亲把两者结合,父亲替我准备了山茶玫瑰(和红玫瑰差不多)。
我的男伴很有魅力,也很聪明的干脆租了一套晚礼服。我简直等不及看到老师们互换眼色了(没错,我就是想惊艳老师)。每个细节我都面面俱到了,晚会让我真的兴奋地不能自已。
结果,这一切瞬间就结束了。在和朋友们画完晚会肖像后,我无意中听到了我男伴和别人的对话,发现他们在讨论未来的计划,而计划里没有我。
最终那一夜以一个拥抱告终。哭泣的我伴着JohnMayer歌曲中的“难道我只能伴着玫瑰入眠”入眠,挥别了我十六年来第一个男朋友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